侵权投诉
技术:
CPU/GPU 传感/识别 显示/微投影 追踪/定位 电池/电源管理/驱动 声学/光学 通信 OS/软件/算法 云服务/大数据 材料 其它
终端:
头盔 眼镜/盒子 一体机 配件 服务 渠道
应用:
游戏 影视/动漫 娱乐 医疗 军事 媒体 旅游 购物/餐饮 教育 工业/农业 家居 设计 其它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Meta“挥泪斩马谡”,巨头们2022年的VR/AR“暗战”已经开始了吗?

2022-03-03 16:27
镁客maker网
关注

XROS做不了iOS和Android的“继承者”。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过去一年,世界最大社交网站Meta“火出圈了”。

其力推的“元宇宙”概念,在国内被热炒(当然,全世界都是如此),从而“土洋结合”地衍生出不同版本的花样解读,在引起国内科技圈“集体转向”的同时也诞生了不少乱象。

而其本身因“吹哨人事件”、改名和鼓吹“元宇宙”概念等一连串的事件,让这家市值长期排在世界前列的巨头企业陷入了更大的争议之中。

有意思的是,从Facebook改名Meta之后,并没有让这家巨头公司所期许的一样,通过改名带来“改运”的效果,而是陷入了接连不顺的怪圈。

2月初,或许国外投资者也已经从半年多的“元宇宙热”中清醒过来了,意识到这事儿眼下着实真的有点不靠谱。随着Meta2021年度财报的公开,Meta的股价遭遇重创,其市值狂泻超过2370亿美元,创下美股历史上最大的单日跌幅。

2月底,关于Meta的流言又起:其苦心运营4年的“XROS”团队,已经面临着“土崩瓦解”的局面了。

Meta“挥泪斩马谡”

一家企业再怎么调整,说到底也无非开源、节流两项,这道理对于大洋彼岸的科技巨头同样适用。

这不,2月底,硅谷老牌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就爆料称,Meta已经解散了负责为自家VR / AR头显设备开发操作系统约300人的团队。

据悉,该团队代号为“XROS”(XR指AR、VR、MR等多种技术的统称,OS是操作系统的简称)。自2017年起,XROS就开始在为Meta打造自家的操作系统而努力。

实际上,今年一月初,The Information已经就该团队的解散爆料过一次,但当时Meta旗下的现实实验室(Reality Labs)副总裁“光头哥”Gabriel Aul就在个人推特上坚决否认了该爆料,并表示Meta目前是在发展而不是压缩该团队的规模。

面对The Information的二次爆料,Meta的表态来了个“大转弯”。尽管没有直接承认XROS项目被砍、团队解散的说法,但其表示,为了加速各个产品线的超调优解决方案的开发,将会安排更多的OS工程师嵌入到AR和VR团队。

目前来看,团队解散已近事实。The Information认为,XROS团队的一些工程师已经被转岗到了AR 眼镜、Quest VR头显和其它XR技术的团队。

关于XROS部门被解散这个不大不小的新闻,行业人士的反应各不相同。有悲观者认为,这意味着Meta在与苹果和微软等公司争夺VR/AR市场领导权上“栽了跟头”。

不过,考虑到微软、苹果和谷歌多年来各自在操作系统上长久、持续的巨额投入,想打造出一套具有特色的新操作系统绝非易事。即便像Meta这种巨头,4年的时光也没有顺利交付出可以进入消费市场的产品,就足可以说明这一点。

那么,Meta究竟为何想要打造一套新的操作系统,又为何放弃了4年的高额投入呢?

操作系统,VR/AR的“护城河”?

鉴于Meta内部保密工作的严格,即便是美国当地媒体也很难挖出一些关于XROS团队的猛料。不过记者注意到,在去年的一场AMA(Ask-Me-Anything)活动上,Meta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就曾显示出他对自研操作系统的“心心念念”。

在被用户提问Meta(当时还叫Facebook)是否真的在打造操作系统,以及为什么时,扎克伯格回应称:

我们正在构建一个现实的操作系统.....但归根结底,我们需要基本上能够设计和定制堆栈的每一层,以提高我们交付这些系统所需的性能和效率。(We are building a reality operating system....But at the end of the day, we need to basically be able to design and customize every layer of the stack in order to build out the performance and efficiency that we need in order to deliver these systems.)

记者注意到,按扎克伯格所说,提高性能与效率,是自研操作系统的重要原因。

无独有偶,知名科技博主、分析师本·汤普森(Ben Thompson)此前曾对于XROS解散一事的解读实际上与扎克伯格此前的思路如出一辙。

他认为,从目前到未来的几年内,VR/AR设备在性能上仍将难尽人意。考虑到图像对用户的重要性,作为底层架构的系统必须要和芯片等硬件深度结合,从而最大化的发挥硬件的性能实力。

也就是说,要想让VR设备发挥出最高性能来满足更多用户的需求,解决那些困扰消费者更困扰厂商的“晕动症”等问题,软硬件的高度配合是极为重要的。

目前Meta的Oculus等设备,均采用的是基于Android内核作为底层架构的方案,这也意味着,目前的Meta正在使用的操作系统实际上仍是以Android为基础“二次开发”的。尽管Android是一个开源的、开放程度极高的系统,但考虑到未来VR市场的广阔前景,Meta仍不想有一点点“受制于人”。

记者注意到,事实上除了Meta,谷歌、苹果和微软近年来也在针对VR/AR设备的操作系统上,各自下了一番功夫。

去年12月底,科技媒体The Verge就曾爆料,此前曾领导XROS团队的Mark Lucovsky加入了谷歌,并着手为其组建“增强现实操作系统(Augmented Reality OS)”团队;

而早在XROS建立的同年,苹果就被曝出正在打造其内部代号为"Oak"的新操作系统,旨在为苹果自研的VR/AR设备提供名为“rOS”的独立操作系统。

记者注意到,为不同设备提供不同的操作系统已经成为了苹果产品的传统,就像iPhone有iOS、Mac有macOS、Apple Watch有watchOS,甚至Apple TV也有tvOS来做支持一样。

这样看来,操作系统即将成为巨头们抢夺VR/AR市场的新“护城河”,Meta长达四年的投入也的确目光深远。但300人团队4年的投入可谓耗资巨大,为啥说解散就解散了?

VR“战争”已经打响:群龙无首的XROS,只能“化整为零”

记者认为,造成XROS不得不解体的原因,首当其冲的就是团队带头人马克·卢科夫斯基(Mark Lucovsky)的离开。

拥有超过35年软件开发经验的卢科夫斯基曾多年供职于微软和谷歌,设计过Windows NT、创建过AJAX API,是一枚不折不扣的软件“大神”。

不过,去年Meta的“吹哨人”事件彻底激怒了他。在接受The Information采访时,他表示正是因为通过“吹哨人”事件了解到公司的更多内幕,从而决定离开。

除了团队带头人的流失,财报数据不佳给Meta带来的重压,也是其不得不“开源节流”的选择。

据2021年Meta旗下Reality Labs(VR/AR)的财报显示,Reality Labs在2019年的亏损金额是45.03亿美元,2020年为66.23亿美元,而2021年则达到101.93亿美元,同比增加52.5%。亏损逐步提升的同时,营收却难言乐观,2019、2020、2021年分别营收金额为5.01亿美元、11.39亿美元和22.74亿美元。

目前来看,Oculus现有操作系统(VR OS)并非不能使用。分析师本·汤普森表示,尽管VR OS无法脱离Android,但至少是一个完整可用的系统,并已经在为数百万台VR设备提供支持。

从这个角度来看,维持现状是代价最小的方案。

也有网友认为,即便XROS顺利出炉,如何让数量巨大的VR应用重新适配,也是个大问题。

目前,微软被曝出正秘密联手高通,打造针对VR眼镜的定制芯片;苹果则被曝出已完成其旗下VR/AR头显设备的关键生产测试,并预计于今年年底前正式亮相;谷歌也已经启动了内部代号为Project Iris的AR头显项目,并预计将在后年正式发货。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几年内,围绕着VR/AR领域的市场争夺将愈发激烈。

而对于Meta此时放弃XROS这一不得已的选择,究竟会是“一着不慎”还是“神之一手”,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作者:王饱饱

       原文标题 : Meta“挥泪斩马谡”,巨头们2022年的VR/AR“暗战”已经开始了吗?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VR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