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技术:
CPU/GPU 传感/识别 显示/微投影 追踪/定位 电池/电源管理/驱动 声学/光学 通信 OS/软件/算法 云服务/大数据 材料 其它
终端:
头盔 眼镜/盒子 一体机 配件 服务 渠道
应用:
游戏 影视/动漫 娱乐 医疗 军事 媒体 旅游 购物/餐饮 教育 工业/农业 家居 设计 其它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郭明錤三弄歌尔股份,AR产品化之路艰难

AR的技术迭代和发展前景并不明朗,AR产品化实属艰难。千亿巨头的涨跌落入郭明錤鷇中

作者|智物

本文为智物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后台

当罗永浩宣布他的下一个大计划时,《智物科技评论》曾经提到过Meta的计划变更:《the information》今年6月指出,Meta改变最初的计划,将Project Nazare的定位变成演示产品,只保留给开发者。

同时,Meta的团队将集中资源,优先研发第二代AR眼镜——Artemis,后者也将成为其面向市场推出的首款AR眼镜。无独有偶,苹果分析大师郭明錤预测苹果推出AR的时间也推迟到2025年。

最直接的导火索是其在对Meta的VR产品出货量的预测,即2022年的出货量预测下调25%~35%。Meta上游产业链相关公司因此股价一度闪崩,歌尔股份更是在6月22日以跌停价收盘。

事实上,正如郭明錤在修改措辞中指出,这并非官方数据,而单单是其根据各方情况的预测。疯狂的股价波动背后,郭明錤没有可靠信源这一点似乎被忽略。

AR是下一代计算平台,已经是共识。知名咨询机构Digitimes预测,2022年至2025年的平均年复合增长率有望达到约59.2%。凭借“真还传”又一次出圈的罗永浩此次创业的目标也意在AR,甚至称AR是其“真正感兴趣并愿意投入后半辈子去做”的一个方向。

但在AR时代抢先做出一个类似2007年的iPhone+iOS一样的东西,成为下一个平台上类似苹果一样的公司,并不容易。

Meta造 AR一波三折

早在2014年,扎克伯格就亲身尝试了VR眼镜的先驱——Oculus Rift。但很快,在扎克伯格眼中更年轻的AR就吸引了他。

不像VR那样依赖昂贵、笨重的眼镜从而限制用户群,全球超过四分之一人口手中的设备都可以运行AR的应用。从那时起,扎克伯格开始指导公司的工程师同时着手建造AR和VR的未来。

Facebook在Snapchat之后几年,推出了AR效果。不过,凭借着其强大的内部人工智能技术以及产品设计,其很快就后来者居上。

5年过后,Facebook改为Meta,可是一直在致力于一款“成熟的 AR 设备的Meta,将第一款AR产品变成保留给开发者,加上,推动缩小Reality实验室、Meta的AR、VR和负责许多设备的新兴技术部门,并搁置发布一款智能手表的计划。迟迟等不来AR的可靠的肉身,难免浇灭AR爱好者的热情。

但仔细复盘Meta目前的处境也就不难理解其决定。Meta财报显示,2020年度和2021年度,公司的Reality Labs业务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至今年一季度,亏损情况依旧没有改善。

今年2月,《The Information》援引知情人士消息,Meta Platforms已经解散了一个由300多名员工组成的团队,这些员工为该公司的AR和VR设备开发操作系统。

《The information》还关注到了一个重要信息,即XR OS 的开发在团队负责人 Mark Lu cov sky 宣布其离开公司去开发一个类似 AR OS 项目。巧合的是,Meta AR眼镜产品经理Nikhil Chandhok也在社交媒体上宣布离职。这都进一步推迟Nazare的开发。

Meta并不缺乏人手。据彭博社报道,Meta从微软和苹果挖走了一大批员工。但是,要取代已经建立和领导团队很久的优秀领导者也绝非易事。

今年4月,在Meta一季报电话会议上,扎克伯格表示,希望未来几年,Meta可以通过APP家族产生足够的营业收入增长,为Reality Labs的投资增长提供资金,同时提高整体盈利能力。但其也指出这只是长久的目标和预期,目前还实现不了。

扎克伯格将AR产品的推出看作是“iPhone时刻”。但Meta首席运营官桑德伯格却并不看好当前的AR和VR大计,她认为,那是一个相当漫长的路径。《华尔街日报》曾指出,观点的分歧也是促使她离任的一个重要原因。

郭明

扎克伯格将AR产品的推出看作是“iPhone时刻”

此前有外媒报道,更轻版本的高端 AR 眼镜可能在 2026 年到来,第三次改版将在 2028 年到来。目前还不清楚,这是否会继续往后推移。

郭大师的预测准吗

Meta可能也没想到,郭明錤对其VR产品出货量的预测竟然能产生如此之大的蝴蝶效应。

6月22日,郭明錤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发布预测,其指出Meta的硬件与头显设备业务放缓,2022年的出货量将下调25%~35%,同时推迟2024年之后所有新的AR、MR硬件项目。

郭明

郭明錤在社交媒体平台上的预测

预测发布之后,Meta上游产业链相关公司股价一度闪崩。6月22日,歌尔股份股价最终以跌停价收盘。立讯精密也跌超5%。

可能是资本市场的反馈过于惊人,同一天,郭明錤又发布一则消息解释称,出货量预测是基于自己的调查和判断,而不是官方数据。

其指出针对Meta的VR设备出货量预测下调,更多是基于Meta为因应宏观经济下行与核心业务面临衰退挑战而作出的全面性调整之一。同时Meta砍VR头显示订单也是因为自身广告与社群平台核心业务面临结构性挑战造成的衰退风险。

或许是巧合,也或许是回应猜忌,Meta罕见地一次性公布了多款VR头显设备的原型。这些在分辨率、亮度、尺寸方面带来了现有设备无法达到的新高度,也许是想要外界了解到Meta不会放弃高端VR体验。

AR产品化之路艰难

2021年作为VR快速增长的时间年份,新VR用户增长率为11%,而2022年来看,时间几乎过半,但是今年上半年整体市场增长都不及去年,增长动力出现不足。这样来看,资本对于行业的技术迭代和发展前景存在一定的担忧实属正常。

但一组行业预测或许更加直观——至少5年后,XR全球出货累计达到1亿台,这对比全球80亿人口,XR目前发展遇到的困难显然只是“故事的序章”。

郭明錤或许的分析或许更有价值之处在于,他指出了目前XR市场的情况,也就是这些年,Meta赔钱卖VR头显以及积极宣传VR事业正促使VR产业快速成长同时生态也已渐趋成熟。所以,即便Meta放缓对Reality Labs和VR事业投资,也无碍VR产业持续成长。

这在各家科技公司的布局中可以看出。6月20日,腾讯集团于发布内部邮件,宣布在IEG,即互动娱乐事业群下成立XR业务线,负责XR业务战略规划和执行落地。腾讯XR业务线将对XR领域进行全链路布局,包括软硬件以及行业生态。

郭明錤的预测中也提到苹果对AR布局。他认为,虽然苹果多次重申将重点放在AR上,但他相信苹果AR和MR支持视频透视也能提供出色的沉浸式体验。因此,苹果AR/MR的推出将进一步推动沉浸式游戏和多媒体娱乐的需求。

但他忽略的是,Meta、苹果等科技公司在XR的研发上并非一帆风顺。正如《智物科技评论》此前在文章中提到的那样,目前头显的VR、AR产品还存在重量、散热等问题。Meta 首席技术官安德鲁·博斯沃思也曾在推文中隐晦表示,“事情并不总是完全按照计划进行,通往开创性产品的道路不是直线。”

库克曾指出,无论任何技术,关键就是以人为中心,AR也不例外,苹果专注于iPhone和iPad上的AR应用。同时,他也表示,AR技术仍然处在发展初期,并十分自信会苹果为消费者提供AR产品。而如今就连这个被看作是头显行业游戏规则改变者的苹果都被爆其AR头显推迟至2025年。

郭明

库克收官之作,苹果眼镜备受关注

从技术角度看,头显散热问题与处理器有关。性能强的处理器会导致产品电池电量消耗过快。同时,头显设备要想舒适,重量就要更轻。而更为轻巧的设计,难免第一个牺牲点就是电池容量,然后是散热系统的有效对外热交换面积——因此,计算能力、散热、电池电量、体积和重量,这些要素之间似乎形成了“死循环”。

除非计算CPU有革命性的突破,否则很难完美实现产品的设计。《智物科技评论》曾经指出,下一代的计算架构,需要下一代的芯片架构支撑。但问题是,高通公司短期内,无法提供真正有竞争力的AR、VR芯片组合。而能够突破芯片关键环节的巨头是特斯拉、苹果、华为等,并且三家有意在下一代计算架构平台发力。

从整个XR产业的研发难点来看,如同《头号玩家》中的虚拟现实产品所展示的一样,VR、AR需要高集成密度,是视听设备、是光学系统、是通信与网络设备、是智能计算设备、是移动便携设备、是严苛的人体工程学设备等的统一,而达到这些的统一并非容易之事。

随着XR产业的发展,科技公司需要关注的,不仅仅是头显自身如何发展,还要解决具体场景下的应用问题。

       原文标题 : 郭明錤三弄歌尔股份,“下一个iPhone”如此艰难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VR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