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技术:
CPU/GPU 传感/识别 显示/微投影 追踪/定位 电池/电源管理/驱动 声学/光学 通信 OS/软件/算法 云服务/大数据 材料 其它
终端:
头盔 眼镜/盒子 一体机 配件 服务 渠道
应用:
游戏 影视/动漫 娱乐 医疗 军事 媒体 旅游 购物/餐饮 教育 工业/农业 家居 设计 其它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Meta内忧外患,深陷窘境

2022-10-27 16:07
异观财经
关注

出 品 | 异观财经作 者 | 炫夜白雪

美东时间周三盘后,社交网络与数字广告科技巨头Facebook母公司Meta发布了2022财年第三季度财务业绩报告。从披露的数据看,Meta总营收已连续2个季度同比下滑,净利润更是接近腰斩,主攻元宇宙的Meta,本季度Reality Labs部门收入仅2.85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5.58亿美元,骤降49%,较上一季度的4.52亿美元,骤降37%。同时,由于公司对其四季度业绩营收预估却不及预期,导致Meta股价盘后股价暴跌近20%,股价跌至五年多来新低。如今,Meta正深陷“内忧外患”的窘境。营收连续下滑,净利腰斩,股价暴跌10月26日周三美股盘后,Facebook母公司Meta发布2022财年第三季度财报。

尽管公司应用程序家族日活用户、月活用户保持增长,超市场预期,一度带动Meta盘后涨8%。但最终因为其他财报指标和第四季度指引不佳,导致股价盘后暴跌近20%。该公司预计今年四季度总收入在300亿至325亿美元区间,市场的中位数预期为322亿美元。Meta今年累计跌超60%,股价更是创2016年以来新低。数据显示Meta每日活跃用户(DAU)为19.8亿,同比增长2.6%,每月活跃用户为29.6亿,同比增长1.7%,如此看来,用户方面,Meta尚未并未走出增长泥潭。

同时,用户活跃度下降直接影响了Meta广告收入水平,虽然公司应用系列投放的广告各展示次数同比增长17%,但单个广告的平均价格却下降了18%。目前,广告收入依旧是Meta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公司总营收中超98%的收入由广告业务贡献。2022财年第三季度,Meta营收Meta营收277.14亿美元,同比下滑4%,低于此前市场预期的274亿美元。其中,广告收入272.37亿美元,同比减少4%。

另外一个衡量货币化的关键指标是每用户平均收入(ARPU)值。报告期内,Meta的ARPU值为为9.41美元,同比跌6%,低于预期的9.83美元,同时也低于上一季度的9.82美元。该项指标的下滑,导致公司营业利润和运营利润率下滑。数据显示,三季度Meta的营业利润为56.64亿美元,同比减少46%,运营利润率从上年同期的36%降至本季度的20%。

此外,Meta主攻的元宇宙,但元宇宙业务Reality Labs的业绩表现却不乐观。三季度Reality Labs营收为2.85亿美元,同比下降近49%,亏损从去年同期的2.63亿扩大至37亿美元。Meta表示,预计这一数字明年将会大幅增长。数据显示,三季度Meta的净利润为43.95亿美元,同比大跌52%。摊薄后每股收益为1.64美元,与去年同期的3.22美元相比下滑49%。

而据FactSet调查的分析师,Meta每股收益和收入均不如平均预测,分析师平均预计每股收益和收入分别为1.9美元和274.4亿美元。Meta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Zuckerberg)表示:“我们的社区在持续增长,我很高兴看到我们在发现引擎和Reels等产品上取得的进展以及它们所带来的强大参与度。虽然我们在短期内面临着营收方面的挑战,但基本面已经具备了恢复更强劲营收增长的基础。我们正接近2023年,重点放在优先顺序和效率上,这将帮助我们驾驭当前环境,打造一家更强大的公司。”Meta深陷内忧外患窘境目前,Meta面临来自内部和外部多方面的同时挑战。

从内部看,Meta面临成本和资本支出增加的挑战,同时多位高管被曝离职。首先,成本和资本支出持续增加。Meta押注元宇宙业务,虚拟现实VR)与增强现实(AR)硬件产品作为元宇宙的基石,需要大把地砸钱,成本增加是必然。数据显示,三季度公司的总成本和支出为220.5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186亿美元相比增长19%。

公司预计2022年总支出在850亿至870亿美元。预计2023全年的总支出在960亿至1010亿美元,包括约20亿美元与合并办公场所有关的费用,同时公司预计Reality Labs在2023年的运营亏损“将同比大幅增长”。同时,人工智能的产能增长也将推高2023年大部分的资本开支增速。公司预计今年资本支出在320亿至330亿美元,高于此前预期的300亿至340亿美元。

由于投资数据中心、服务器和网络基建,预计2023年资本支出进一步扩大至340亿至390亿美元。其次,频曝高管离职。成本和资本支出持续扩大之外,Meta频被曝出高管离职的消息。几周前,任职14年的COO Sheryl Sandberg离职;如今,过去8年担任首席财务官的David Wehner也被证实将于11月离职,这无疑也是导致Meta股价下跌的原因之一。

从外部环境来看,Meta面临反垄断竞争处罚、在线广告支出放缓、苹果隐私改革以及竞争对手增多等多方面外部挑战。首先,Meta面临反垄断处罚。据路透社报道,土耳其竞争委员会10月26日表示,已对Meta公司罚款3.47亿里拉(约合1863万美元),原因是该公司违反了竞争法。罚款额是根据Meta公司2021年的年收入征收的。

一周前,路透社报道,英国反垄断机构竞争和市场管理局(CMA)10月18日下令Meta出售Giphy,此前法庭支持CMA观点,认为该收购可能损害Meta竞争对手,并减少广告领域一个潜在竞争对手。其次,苹果新政对其广告收入造成重大影响。此前苹果持续的隐私法规和移动操作平台尤其是苹果iOS14的变化,阻碍广告定位并压制广告定价。

而在本周,苹果公司本周更新了相关政策,要求用户和广告商在为TikTok和Meta旗下Instagram等应用中的“推广”帖子付费时,将从中收取高达30%的佣金,这意味着像Meta这样的公司会有一部分广告收入流向苹果。社交媒体公司已经受到苹果iOS系统近期隐私变化的影响,该变化要求公司在收集有关用户的数据时,必须获得用户的明确许可。

Meta依赖这些数据来更好地定向广告,该公司表示,这一变化将使今年的收入减少100亿美元。最后,同时面临多家社交媒体的竞争。简单讲,Meta旗下Ins、Facebook面临TikTok的强势竞争,在广告和视频方面与Google和YouTube竞争;消息传播和社交媒体方面与Snap竞争。可以说,Meta旗下社交平台面临的每一位竞争对手,都是无比强大的。

在品牌主广告预算收紧的大趋势下,Meta要如何在其他竞争对手面前保持优势呢?深陷内忧外患的Meta似乎正在加速衰落,all in元宇宙后,短期内也很难看到公司“由衰转盛”的拐点。

       原文标题 : Meta内忧外患,深陷窘境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VR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