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技术:
CPU/GPU 传感/识别 显示/微投影 追踪/定位 电池/电源管理/驱动 声学/光学 通信 OS/软件/算法 云服务/大数据 材料 其它
终端:
头盔 眼镜/盒子 一体机 配件 服务 渠道
应用:
游戏 影视/动漫 娱乐 医疗 军事 媒体 旅游 购物/餐饮 教育 工业/农业 家居 设计 其它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AR/VR难改歌尔股份代工命

2022-08-17 09:01
翟菜花
关注

AR/VR难改歌尔股份代工命

自2022年以来,歌尔股份的股价就呈现出了跌跌不休的架势,截止目前已经跌去了四成,几周前更是受砍单传闻影响闪崩跌停。究其原因,除了业绩上的颓势外,消费电子整体环境的不乐观也让歌尔股份股价承压显著。

为此歌尔股份先后发布了股权激励以及“家园6号”员工持股计划,涉及员工6000人,并提出了未来五年的业绩目标作为考核指标。然而五年内营收增幅要超过千亿元目标并不容易实现,毕竟患有大客户依赖症的歌尔股份正遭遇消费电子市场需求疲软等利空因素的影响,想靠股权激励方案以改股价颓势恐怕结果只会与预期偏离。

业绩去稳

作为果链三剑客之一的歌尔股份,最近几个季度的业绩表现着实有些拉胯,除了营收数据还算勉强外,净利润等盈利数据则是下滑明显。财报显示,歌尔股份2022年一季度的营收为201.12亿元,同比增长43.37%,净利润为9.01亿元,同比下滑6.71%,毛利率为13.72%,相比上年同期下滑了0.84%。

一边是营收上涨,一边是净利润与毛利率双降,难免引得投资者看衰歌尔股份,财报发布当日股价走至今年最低点每股27.23元。尽管歌尔股份不久前发布的2022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归母净利润会同比增长20%-40%至20.77亿元到24.23亿元之间,扣非净利润为19.03亿元到21.85亿元之间,同比增长35%-55%,但相比上年同期净利润121.71%和扣非净利润91.17%的增速来看相差甚远。

可见今年上半年歌尔股份因VR虚拟现实以及智能游戏主机等产品营收增长带动的盈利提升幅度并没有让其回到前几年高速增长时期,由此其代工身份也就更难获得投资者更多的信任了,当然也不止于此。

自2019年歌尔股份业绩保持较高速度的增长以来,起伏性仍比较高。像2020年为营收增速最高水平,去年营收增速便大降44.83%,同比增速35.47%,为过去三年营收增速最低水平。净利润与扣非净利润等盈利指标也是经历了2020年增速高峰后大幅回落,同比营收数据更加明显,财报显示,2021年歌尔股份净利润与扣非净利润增速下滑幅度分别为59.08%和62.79%。

看起来歌尔股份去年业绩还算达标,实际上整年表现可谓是高开低走,再联系到2022年一季度的业绩表现,可以说歌尔股份过去几个季度业绩指标简直是一路向下。财报显示,歌尔股份2021年一季度营收增速达到116.68%的高点便一路向下,到第四季度增速只有10.52%,不及前者的零头;净利润增速更是从同期的228.41%降至2022年一季度的-6.71%。

由此可见歌尔股份基本面表现稳定性丧失,即便是果链身份也无法提供其更多的资本想象空间,投资者的热情自然消退明显。实际上歌尔股份股价之所以能在前几年受到投资者欢迎,也是蹭上元宇宙风口的缘故,随着风口的消退股价也就自然回落,当然代工厂的命也是歌尔股份业绩去稳,难以得到更多投资者信任的关键。

代工本命

回看歌尔股份过去二十余年的创业历程,代工厂身份是其崛起以及进入果链的关键点。早期依靠声学零部件的优势以产品的高品质站稳了市场脚跟,同时以大客户为准的市场策略,获得了诺基亚、三星等行业巨头的认可。可以说歌尔股份从一开始就做好了贴牌生意的准备,在品牌难以挤进世界领先地位的电声领域,歌尔股份选择代工厂作为突围点确实是一部好棋。

随着智能手机热潮的袭来,歌尔股份凭借着产品优势也进入到苹果产业链中,成为苹果麦克风、有线耳机等产品的供应商,由此歌尔股份也进入到了增长的快车道中。财报显示,歌尔股份从2010年进入果链后,营收便开启了快速增长期,仅用了两年营收便突破了百亿元门槛,到2021年营收更是增长至782.21亿元,十一年的时间歌尔股份成长了近三十倍,市值更是突破千亿元。

随之而来的也就是代工厂身份的负面影响,首当其冲的便是歌尔股份的盈利能力始终薄弱。众多周知代工生意干的就是辛苦活,而且竞争力有限且受同行竞争冲击力度大,这也使得即便歌尔股份进入到果链中营收一路走高,但是盈利能力却很难得到提升。

财报显示,歌尔股份的净利率从2013年的13.18%降至2021年的5.51%,整体呈现出一路下滑的趋势;毛利率也是如此,同期内毛利率从26.86%降至14.13%。可见歌尔股份盈利能力低的同时也看不出好转的趋势,若以具体业务来看则更让人吃惊。财报显示,2021年毛利率最高的为其精密零组件业务,为23.11%,是歌尔股份三大业务中最低比例营收来源。

而智能声学整机为代表的果链产品毛利率最低,仅有10.33%,可见果链身份并没有让歌尔股份的盈利数据改观,这也是为什么歌尔股份很难获得投资者欢迎的重要因素。

其次就是代工厂身份让歌尔股份很难摆脱大客户的影响。财报显示,2019年歌尔股份前五大客户所占整体销售总额比例达到69.29%,其中,第一大客户销售占比超过四成;到了2021年,前五大客户共占整体销售金额比例更是提高到86.54%,其中前两大客户所占比例分别为42.49%和23.60%。

尽管歌尔股份有意减少果链的影响,往VR等产品倾斜了不少,但从结果来看,无非是左手倒右手,根本困境依旧未解。这也是为什么一旦受到上游企业砍单影响,歌尔股份的股价便异常反应的原因。随着消费电子市场转冷等大环境不利因素的影响,代工厂身份只会加剧着歌尔股份更难获得更多市场认可。

消费电子趋冷,VR炒概念

受疫情、通胀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下,全球消费电子市场呈现出偏冷情绪。无论是智能手机还是PC市场都出现出货量下滑,厂商砍单的情况,据媒体报道小米OV将砍单二成左右,苹果也不例外,2022年iPhone的总量将降至2.45亿台到2.5亿台之间。

据苹果不久前公布的2022财年第三财季报告显示,除了iPhone业务表现还不错外,Mac、穿戴等业务陷入了疲软期,其中,Mac业务下滑明显,营收同比下降10%,净利润也同比下滑10%。在消费电子市场表现最为坚挺的苹果都陷入衰退境地,可见整个消费电子市场的疲软,难怪乎市场认为消费电子进入了冬期。

也就是说随着消费电子市场的转冷,对于下游的歌尔股份来说可谓是个坏消息,尤其是大客户之一的苹果也未排除在外,使得歌尔股份未来的业绩增长出现额外的变动因素,同时股票市场卖方情绪将会继续提升。

除了果链身份所致的业绩股价起波动外,AR/VR市场尽管也为歌尔股份提供了新的想象空间,但是支撑力依然有些不足。

一方面是VR产品尽管市场份额所占不小,但仍是代工生产。数据显示,全球高端约80%的VR由歌尔股份组装生产,仍是典型的代工厂身份。即便歌尔股份拿下了META的VR大单,但是话语权并不在自身,所处境地与其果链身份也无太大区别。

财报显示,2021年以VR产品为代表的智能硬件业务营收占比为41.94%,成为歌尔股份的第一业务,而AR/VR业务也是今年上半年净利润有所恢复的关键因素之一。但在代工厂的身份之下,歌尔股份在业绩与股价上所遭遇的冲击也会更甚。

另一方面是则是VR的商业化表现并不乐观,且存在诸多困境。尽管VR被视为元宇宙展现平台,但是无论是内容,还是技术都存在不小的问题,当然最重要的是人体接受度有限。由于人体生理上不适应大大降低了VR的潜在消费者,为其的未来发展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由于VR紧跟元宇宙,但就其本身的发展来说仍不算是核心助力,而且还附带一样的炒概念嫌疑。但不管怎么说,VR所能提供歌尔股份更多的仍是资本故事,长期来看,并不利于业绩与股价的提升,加之换汤不换药的代工身份,投资者也难抱以歌尔股份更多的积极态度。

       原文标题 : AR/VR难改歌尔股份代工命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VR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