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技术:
CPU/GPU 传感/识别 显示/微投影 追踪/定位 电池/电源管理/驱动 声学/光学 通信 OS/软件/算法 云服务/大数据 材料 其它
终端:
头盔 眼镜/盒子 一体机 配件 服务 渠道
应用:
游戏 影视/动漫 娱乐 医疗 军事 媒体 旅游 购物/餐饮 教育 工业/农业 家居 设计 其它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完全仰仗政府输血,VR产业亟待破圈

2020-10-22 14:19
电科技
关注

如果不是一年一度的世界VR产业大会,可能很多人已经忘记了科技行业还有VR这样一条赛道。作为在消费端许久没有声音的产业,一届企图让VR“产业化、商业化、规模化”的大会,其更多的意义,也许仅仅是在于提醒人们VR行业依然在前进。

确实,VR并没有消亡,甚至有传言苹果等一线大牌也将入局VR行业,但是参考目前中国VR行业的成长路径来看,中国VR产业想要真正改变世界,需要的大概不仅仅是开启自嗨模式。

极度萎缩的C端市场

科技行业从不缺少“机会主义者”。

2016年,VR技术走向了相对成熟,加之facebook的大力渲染,智能手机蛋糕被瓜分殆尽的时刻,众多科技企业转而瞄准了VR赛道。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有300多个厂商开发了瞄准to C(consumer 消费者)市场的VR头显,同年,中国VR市场的总投资额达到了299亿人民币。

但是出乎大部分人意料的是,VR市场并未因资本和终端厂商的积极推动而有相应的成长,相反,整个VR市场的风向开始急转直下。

中国科技产业智库数据显示,2017年1月,国内九成以上的VR设备厂商已破产,剩余的玩家也屈指可数;到了2019年,中国VR市场的总投资额仅为百亿人民币,对比2016年的巅峰期,三年时间缩水2/3。

之所以VR设备在短短三年时间从高点迅速跌落,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没有给消费者带来意想中的使用体验,并且由此带来了一系列的恶性循环。

从技术上来看,VR终端厂商一直没有解决纱窗效应、晕眩感、幽闭感等问题,极大影响了消费者的日常体验,而这两方面的综合作用,又使得VR行业一直没有探索出行之有效的商业模式。所以,资本离开VR行业也就是必然了。

完全仰仗政府输血的VR

尽管在to C市场,VR一败涂地,但是由于VR终端特有的产品性质也让其在to B(其实是to G,Government政府)市场找到了生存空间。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中国共完成545个VR相关政府采购项目,金额总计6.093 亿元。2017年,这一数字又增至12.2232 亿元。

我国政府之所以大力采购VR相关设备,主要基于两点诉求:1是现实性需求,2是长远战略。

尽管VR设备的整体表现目前并不尽如人意,但是其可以呈现三维画面的产品特性,又决定了其在教育、医疗、军工等领域会有独特的价值。

2016年教育部下发的《关于新形势下进一步做好普通中小学装备工作的意见》中明确表示,全国中小学校应筹备成立虚拟现实(VR)实验室。而根据2016-2017年度公开数据来看,政府采购的VR相关设备中,用于教育领域的占比达到了75%。

在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转型时,我国政府正致力于抓住任何可能腾飞的产业以及相关产业链。2018年年底,工信部发布了《关于加快推进虚拟现实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即致力于从政策层面推动VR技术的发展。

据Digi-Capital的数据显示,随着技术的进步和产业突围,2023年,全球VR终端的安装基数将超3000万,整体市场规模将达100亿到150亿美元。王兴曾有言:“强如苹果,也不应该同时押宝AR/VR和智能汽车这两大赛道”,这意味着在王兴的认知中,AR/VR未来甚至可以和智能汽车相提并论。

因此,现阶段我国重点扶持国内VR相关产业,宏观层面的意义就在于,一旦核心技术有所突破,或者是市场需求上扬,早早准备的中国VR企业,就能凭借先发优势,快速打造成熟的终端产品,超越欧美企业。

从G到C,VR产业亟待破圈

以政府采购为主要生存方式,是中国VR企业的全部财富密码。但是因为VR长久以来在to C市场的不景气,这种来自政府采购端端“力挺”很有可能给VR行业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

纵观近几年世界VR产业大会的数据,VR行业似乎已经沉浸于to B的“安乐乡”之中。以2019年数据为例,剔除常规的企业战略合作,在面向终端、应用场景的31个合作项目中,绝大部分针对教育、医疗的“政府导向”。

如果一类设备仅仅致力于满足政企需求,那么其生存压力和前进动力就会小很多,有时候甚至会产生严重的惰性。比如我国新能源产业扶持计划刚开始时,有一些无良企业就专门针对补贴推出“定制”产品骗取补贴。

更令人担忧的是,从行业来看,随着技术的进步,VR产业又悄无声息来到了一个新的变革期。

从技术的角度看,2019年,VR眼镜的第三阶段硬件革命——无线一体机已然开始。据华为无线网络首席营销官周跃峰介绍,随着5G的爆发,VR“上云”的低成本及低门槛,将会使VR无处不在;《半条命》的火热,直接带动Steam平台的VR玩家翻了一倍。这意味着只要有优质的内容,VR也是可以吸引到用户的。

基于这种内容和硬件的正向循环,在2020年Q1,Oculus总销量同比增长80%,要知道这还是建立在因疫情影响,Oculus全球缺货产能受限下的结果。

遗憾的是,从IDC的数据来看,在目前中国市场商用领域的应用场景支出规模中,消费者层面仅占比21.1%,而在这一市场中,其高端VR头显依然被HTC、索尼、Ocolus等品牌所把持。

从整体来看,中国VR产业依然有一定的生存空间,只是这一空间完全被“固定”在特定需求之上。显然这不符合正常的商业规律,谁都知道,温室中的树苗长不成参天大树。VR产业亦是如此,放下自嗨,多点儿关乎底层技术上的奋进,早日从对G的极度依赖中走出来,去面向真正的消费者市场,只有到那时,VR在中国才算得上是一个真正成熟的产业。

作者:邸天宇来源:电科技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