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技术:
CPU/GPU 传感/识别 显示/微投影 追踪/定位 电池/电源管理/驱动 声学/光学 通信 OS/软件/算法 云服务/大数据 材料 其它
终端:
头盔 眼镜/盒子 一体机 配件 服务 渠道
应用:
游戏 影视/动漫 娱乐 医疗 军事 媒体 旅游 购物/餐饮 教育 工业/农业 家居 设计 其它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VR不“香”?所以罗永浩创业选择AR

2022-06-14 09:09
VRAR星球
关注


一直以来,锤子科技CEO罗永浩的一举一动都是不少媒体与科技爱好者关注的焦点。自从罗永浩逐渐淡出“交个朋友”直播间之后,关于他下一步创业进军哪个领域就引起多方猜测。有说是AR(增强现实),有说是VR虚拟现实),有说是MR(混合现实),而且猜测的“有鼻子有眼”,让人觉得都是真的,迫使罗永浩本人亲自出来辟谣。

2022年3月21日罗永浩发文称,自己要做的是AR,不是VR;2022年6月7日罗永浩在跟网友互动时,强调“自己不做VR”,言外之意是他只做AR;而在近日的直播中,罗永浩透露他将在明年进军AR领域;要知道在2021年的时候,罗永浩的创业进军方向可是有AR、VR、MR三个领域。这半年多的时间,AR就把VR、MR给挤下去了,成为了罗永浩创业的唯一选项。

那么问题来了,AR有什么魔力能够击败VR、MR呢?这就是此次锐评,明哥要跟诸位探讨的主题。

01.

VR、AR、MR的区别

非科技爱好者可能很难分清这三个“R”,其实很好区分。

VR提供沉浸式体验,通过全面接管人类的视觉,你可以简单粗暴的将VR理解为人的梦境,强调的是100%的沉浸感,像Pico Neo3、奇遇Dream Pro等VR设备,要么主打沉浸式游戏,要么主打沉浸式观影。

AR则在保留现实世界的基础上叠加一层虚拟信息,比如早些年大热的《精灵宝可梦GO》,用的就是AR技术,把虚拟游戏跟现实实景相结合,让玩家可以在真实世界寻找和捕捉宝可梦。

MR通过向视网膜投射光场,可以实现虚拟与真实之间的部分保留与自由切换。微软的HoloLens就是一款知名的MR头显。例如在早前美国陆军授予微软的合同中,微软HoloLens头显使用集成视觉增强系统(IVAS)让士兵可透过烟雾和角落进行观察,并且使用全息图像对士兵进行训练,士兵只需点击一下按钮就能将3D地形图投影到视野中。

下图也可以形象的说明VR、AR、MR的区别,VR是脱离于真实世界的虚拟环境,AR是建立在真实世界的虚拟内容(具有静态性),MR则是可以与真实世界互动的虚拟内容(具有动态性)。

02.

成功概率:AR>VR>MR

以目前的科技水平,实现的难度由易到难排列,明哥个人理解的顺序分别为AR、VR、MR,AR只要把虚拟的事物,挪到现实中显示就行了,且目前已经有成功的案例了,明哥来举两个例子。

第一个是AR滤镜。2018年开始,Snapchat将AR强化相机体验以滤镜形式应用于APP内,多年来已形成了超2.5亿的AR滤镜日活用户,AR滤镜功能获得了用户广泛认可和喜爱,甚至74%的用户直言他们喜欢用AR购物。

官方数据显示Snapchat上面向购物的AR滤镜功能总使用率超过50亿次,目前Snapchat已经将AR玩出了各种花样,像AR+音乐节、AR+数字地标、AR+影视体验、AR+现代艺术展览等,都是Snapchat的杰作。

第二个是《精灵宝可梦GO》,近日SensorTower Store Intelligence公布一项数据显示,由Niantic开发的AR游戏《精灵宝可梦GO》在 AppStore 和 Google Play 的全球玩家支出已超过60亿美元。

迄今为止,《精灵宝可梦GO》在全球的下载量已达6.78亿次;并在2021年位列全球第7大创收手游,营收13亿美元;此外,在2022年Q1,《精灵宝可梦GO》在玩家支出排名为第11名,收入达到 1.982 亿美元,仍是最畅销的地理定位AR游戏。

至于VR,还是处在疯狂的烧钱亏损阶段。以VR头显的领头羊Oculus的母公司Meta为例。根据IDC的数据,2021年VR头显的出货量达到1095万台,其中Meta旗下的Oculus份额达到80%。

Oculus的市场份额虽然高,但打下这片江山其实全靠它的母公司Meta来输血。Meta去年营收1179亿美元,跟VR头显(也就是元宇宙)相关业务营业亏损101亿美元,最新的Q2财报显示,其成本同比又增长了55%,高于收入的增长速度,意味着亏损今年还将扩大。Oculus所属的Reality Labs的项目正在缩减或推迟,并停止招聘某些职位。

VR的“带头大哥”Oculus的状况都是亏损的,更何况其他的VR厂商呢?

MR的情况也不容乐观,MR的代表公司微软也在犹豫要不要继续MR项目了。国外媒体Insider报道称,HoloLens是一副由 Microsoft 开发和制造的MR智能眼镜,如今已经迭代至第二代,且每一代的价格都在3000美元以上(约合人民币20000元左右),不少人关心的HoloLens 3被微软内部人士爆料说已经胎死腹中了。

虽然微软官方工作人员进行了否认,但是Insider继续跟进报道,在对微软内部员工的采访中,很多人都确认了未来将与三星的头显合作项目、新的微软MR头显很可能是不基于Windows的云计算设备、HoloLens 3命运未卜等等。

用一句话总结VR、AR、MR的现状:VR在亏损、AR有“钱”景、MR迷茫中,你若是罗永浩,在3“R”中作创业选择的话,只要脑袋不笨,妥妥的会选择AR。

03.

罗永浩进军AR胜算几何

综上分析,罗永浩进军AR领域也就成了理所当然,那么罗永浩的胜算几何呢?在明哥看来,大概率能成。

罗永浩在宣布进军AR领域之前,他早已对该领域进行了布局。锤子科技在2014年末就开始筹建VR项目组,由设计总监罗子雄负责,2016年,罗子雄带领团队独立发展,成立所思科技。

所思科技在2018年发布了SKYBOX VR播放器,并在北美、日本、韩国等全球多个地区做到了行业第一,装机量占到了整个VR市场的60%到70%。2021年6月,所思科技出品的《动物派对》作为唯一一款国产游戏登上Xbox E3发布会的舞台,并宣布将于2022年登陆Xbox主机平台。

天眼查显示,所思科技主要从事于VR/AR行业的技术开发及推广服务,明哥在查看所思科技的信息时,发现罗永浩还是所思科技的董事。

考虑到罗永浩在锤子科技时,做出过不少软件功能层面的创新,比如“One Step”、“大爆炸”、锤子便签等被诸多同行模仿,就连手机圈的“顶流”苹果在iOS16中也加入了不少类似的功能。由此可见罗永浩还是挺有创造力的。

04.

总结

罗永浩+打造过爆款的所思科技,如果二者强强联手的话,让明哥有点期待明年的AR领域。

当然AR业内人士也一直在开玩笑,有了罗永浩“行业冥灯”的“debuff”加成,整个行业难免瑟瑟发抖。

要知道在坊间有一种传闻说罗永浩是“行业冥灯”——干一行,垮一行。例如罗永浩做手机时,创办锤子科技,架不住同行的机海战术+价格战,锤子科技倒了,手机市场持续萎缩;罗永浩转战电子烟,该领域的产品被国家颁布禁令,不允许在网上平台售卖;罗永浩投身直播带货行业,虽然全身而退,但是耗死了薇娅、雪梨等几个大主播。

VR、MR有幸没被“行业冥灯”罗永浩“看上”,也算是因祸得福。至于被“宠幸”的AR,明哥只能祝它好运,考虑到罗永浩进军AR领域一定是做过深度市场调研的,因此不排除AR能够把罗永浩“行业冥灯”debuff转化为“行业明灯”buff的可能性。

文/多弗朗明哥

最后我们还是做一个投票,关于罗永浩做AR的前景,你的看法是什么,快来投票表决。如果还有其他观点,欢迎在评论区中留言!

       原文标题 : 锐评 | VR不“香”?所以罗永浩创业选择AR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VR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